珮(pei)旖(yi)

妈妈,怎么办,我深深的爱上这个人了。

这11张脸,我不会忘记的,
说想表现一个让我们难忘的舞台,你们做到了, 很喜欢你们的每一首歌,还记得我第一次看你们的第一支mv,我还跟我室友吐槽了,怎么每个人好像长得一样啊?
今年五月,打脸般的入坑了,你们哪有长一样了,你们可都帅着呢,每个人的帅点和萌点都不一样吖!
喜欢队长像妈妈一样细心的照顾着大家,
喜欢二哥发出像精灵一样的笑声,
喜欢看似成熟却很容易脸红的美年,
明明有着一副好看的皮囊却爱胡乱用脸的柚子,
台上性感台下初丁并自认为自己是猫的萨摩耶,
有副动人的嗓子却有着虚言症的塌塌,
镜头前收藏君宿舍里霸气君且沉迷游戏的大佬,
看似不爱说话其实真面目是叽叽喳喳的麻雀,
不爱说话但一开口就一针见血的小狼,
爱撒娇对喜欢的人过于上心的可爱鬼,
解锁韩语之后开始抓弄哥哥的调皮鬼00,
多好啊,这样的你们,我很幸运,赶上了见你们的机会,也是我第一次去的演唱会,亲眼见过你们,真的很幸福,放心吧,我不会忘记的,无论是演唱会开始那一刻,还是散场的那一刻,喜欢了就是喜欢了,别害怕我们会忘记你们。

윤지성 
하성운   
황민현   
옹성우    
강다니엘 
김재환     
박지훈    
박우진   
배진영    
이대휘   
라이관린

워너원,사랑해,약속 할게 , 영원히 워너블。
❤❤❤❤❤❤❤❤❤❤❤

最近的心真的有点难受,仅有一句的歌词和声音,就完全被悲伤笼罩着,即使看了他们的团综,是搞笑的也会哭,是伤感的一定会哭,觉得太难受了所以选择不看,去听他们的歌,毕竟他们好喜欢我们听他们的歌的,可是无论是哪首歌,是energetic,还是i promise you,眼泪还是溢出来了,我应该怎么样去让自己释怀,若不去看不去听,会不会不那么难受,然而我有个渺小的愿望,就是能够在最后一天的时候,替他们分担一些心痛。即使他们没有永远,可是我的喜欢和爱会永远的。

[丹邕] I.L.O.V.U.

莫名喜欢加拿大的诺特丹圣母大教堂,而且是承认同性婚姻国家所以写进去了,错了的请多多包含🙏🙏🙏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4. 勇敢 Valiant

加拿大吗,那是他承诺过会带自己去的国家,是可以正式允许他们的感情的地方。他说如果两家人都可以成全他们,会一起去诺特丹圣母大教堂,手牵手证明两个人在一起一辈子的决心,为对方戴上象征承诺的戒指。除了红透的眼眶,脸颊两行的泪痕,邕圣祐不自觉的嘲笑着自己,怎么会相信同是高中生的他许下的承诺,是自己天真,还是因为太爱了呢? 那个时候,没有人能够告诉他,承诺是否只是童言无忌,只是知道,相爱的人会永远在一起。分开之后圣祐读文章的时候读到一段话,' 爱情最好不要有如果,万一自己真的相信了如果,就只会伤痕累累。'

该问吗? 明明出门之前决定了要放下他了,凭什么以突然出现的消息轻易扰乱了自己的心。或许自己对他来说什么都不是,以至于忍心不给任何的解释任何的回应就离开了自己。邕圣祐,对姜丹尼尔来说,到底是什么?

" 在奂啊,我们见面吧,你那儿附近的餐厅。"

" 好的哥,待会儿见哦。" 电话那头的人回话。

在奂是他之前暑假打工认识的同事,虽然比自己小一岁,却很洒脱,敢爱敢恨,敢于说出自己的心里话,有勇气抓住自己要的幸福。他们的相识再也平常不过,同为高中生打工的人,一样喜欢音乐,一样对爱情有着同样的憧憬,他也喜欢男生,就像圣祐一样,很早就发现了。或许是与自己如此的相似,进而惺惺相惜,互相照顾着对方。在那个人离开自己的时候,是在奂陪着自己的,开导了很多很多,说服自己要看开一点才好过。对于圣祐,他更似他的心里寄托,心灵导师一样的存在。

" 一杯热拿铁,一份鸡肉意大利面,谢谢。"

" 哥,我以为你会点海鲜意大利面的,不是喜欢吃虾吗? "

" 是啊,吃了十几年的虾,居然用三个月就可以放弃了,呵呵,我也没想到。" 在奂的提问换来了圣祐自嘲般的回答。

" 还会想他吗? "

" 可笑吧,就三个月的感情,还改变了我的喜好。" 圣祐也没发现,自己是多久没有碰海鲜了,因为他记得那个人会过敏,或许是习惯了,或许是内心深处觉得他会回来。

" 哥,你还爱他吗? 如果放下,你做得到吗? "

圣祐无法回答,因为这也是他心中的提问,一直找不到答案的提问。

" 哥,你还记得跟你同年的黄旼炫吗? 你知道他之前传出要订婚的消息吗,跟朴氏的长女的婚姻。可是后来取消了,知道为什么吗? "

圣祐自然不明所以,旼炫是个接近完美的男人,有着雄厚的家庭背景,让人羡慕妒忌恨的外貌,温文儒雅的举止,身边所有的女生没有不喜欢他的。虽然听到跟朴氏的婚姻解除了,可是从来没有过问其中的原因,可是为什么眼前的人突然提起呢? 圣祐自然只能满脸疑问的看向提问的人。

" 因为,他现在是我的。" 说完就秀了圣祐一脸,锁屏是他金在奂被黄旼炫亲着脸颊的合照。

" 你,什么时候的,你怎么会??!!! "

" 没什么,只是因为喜欢了,爱了,离不开了。从第一眼看见他,体会到了什么是命中注定,那一刻就决定了,自己的心非他莫属。那时候我只觉得,自己很渺小,他那么好,我或许只能一辈子安静的看着他,就这样静静待着也好。"

见圣祐没有接话,在奂继续说了下去。

" 原本以为这样待着看着他的笑容就很幸福,可是爱情啊,本来就是自私的,想拥有的感觉一天比一天强烈,可是还是努力的抑制自己的情绪,深怕吓着了那么重要的人。每天偷偷送的牛奶我多么希望他有收下,希望他记得自己,注意自己。时不时在他会出现的地方现身,在他眼前晃来晃去,公共图书馆,咖啡厅,餐厅。"

" 等等,牛奶,你送的是咖啡牛奶吗? "

" 对啊,哥怎么知道? "

" 那时候,班里同学的桌上就只有他的是被各种礼物堆满的,可是唯独收下的,只有咖啡牛奶,其他的据说都发回给送礼物的人了,难不成他知道是你送的吗? " 圣祐这才想起黄旼炫在那时期喝得疯狂的咖啡牛奶。

" 啊,原来旼炫哥没骗我呢,我在知道他婚事之后才狗急跳墙去告白的,他才说其实他也喜欢着我,只不过他害怕,胆小的无视了经常出现在他眼前的我,他还说我的告白让他在最后没有屈服于家里逼迫的婚姻之下,就因为我也喜欢着他,他握着我的手,对我说,' 现在可以有勇气回家反对自己的婚事了,我要的,从来就只是金在奂 '。现在听哥说起,或许是以前就喜欢我来着。" 上扬的嘴角透露了在奂的此时的快乐。

" 真好,你们会一直都很幸福的。" 心里有的是感动,是祝福,还有一丝的羡慕。

" 哥,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,虽然是因为急了才告白,也发现了其实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,可以说是幸运,可是同样的,如果那时我不咬着牙表白,说不定那个胆小又没心肝的人跟朴氏成婚了呢! "

" 在奂啊,知道吗,我决定放下了的,可是突然得到他的消息了。没办法形容心里的感受,只是觉得被大石头压住了心脏,连呼吸放松也困难,这样的感受,就跟他离开我的那天一样。我不想重蹈覆辙,不想一个人傻傻的受罪。你明白吗? "

" 哥,你跟他在一起的那段日子,你的笑是最灿烂的。"

得来的是圣祐的沉默,每个跟那个人在一起的瞬间都浮现在眼前; 相识,了解,喜欢,包容,深爱; 他的体贴,温柔,手心,拥抱,体温,圣祐记得一清二楚。

" 哥,去追吧,一年里面你过得不好,相信没有人比你更清楚你的心,去问清楚,就算最后的答案不如期盼的那样,至少可以不留遗憾。"

不留遗憾,他那么爱着那个人,至少是要那样的吧。在奂的不留遗憾点醒了他,或许,他还可以试试,就算结果不是美好的,至少爱过了,让自己好过一点。

手中的拿铁由热转凉,心里却有股暖流窜动着,提醒着自己,再勇敢一些吧,或许会变得不一样。

为了不让有机会退缩,圣祐直接买了去加拿大的机票,他要找那个人,自己日日夜夜念着的人,并不是去讨个公道,而是想见他,告诉他,很想很想他。

圣祐坐在飞机靠窗的位置,看着一朵朵的云,一边回想着初次遇见那个人的那天,第一次靠的很近的那天,自己低头道歉解开误会的那天,互相坦白的心意那天,第一次拥抱的那天,第一次接吻的那天,第一次一起过夜的那天。三个月里面,他们有着的是快乐的日子,是幸福的,甜蜜的。如果真的追溯起来,让他心痛的只有最后那封分手短信。圣祐突然有了相信那个人还爱着的勇气,毕竟那么相爱过,至少要见面,好好的谈谈吧。

一个人去到加拿大,人生地不熟,圣祐用那还算流利的英语,安顿好了自己的住处,决定了隔天要去的地方,那所曾经憧憬的教堂,许下心里的愿望,再到那个人居住的地方找他。

睡之前打开那本日记本,记录了今天的自己。

7月10日

今天,变成了勇敢的邕圣祐,为了爱勇敢的邕圣祐。姜丹尼尔,我来了。

TBC

[丹邕] I.L.O.V.U.


3.原点 Origin

腻歪歪的过了三个月,在不那么喧哗的餐厅吃着午餐,甜腻腻的眼神,挡不住的情意都能从双方的眼里透出来一样,似乎每一个眼神,都说着我爱你一样。

尼尔不能吃海鲜,圣祐自己也不会吃海鲜,害怕接吻的时候也会让尼尔过敏 ; 圣祐不喜欢吃大蒜,尼尔就放弃自己喜欢的大蒜,不让他的男友接吻时难受。他们似乎遇见了最合适的人,无怨无悔的包容着,体谅着,不容许眼前的人有一丝不开心,哪怕只是皺了个眉。

"尼尔啊,你喜欢我什么?"

"喜欢你笑,喜欢你陪在我身边,喜欢你的眼睛,鼻子,嘴巴,喜欢你对着我露出自己最脆弱的一面,喜欢你愿意让我保护着,喜欢你让我把你放在心尖上。" 说完就在圣祐的唇落下了一吻。

"原来你那么会说情话的吗,之前怎么没发觉,真的是初恋吗?" 嘴上是这样说着,红得滴血的耳朵却出卖了他。

"这样的话,在遇见你之后才说得出口,而且只说给你听。" 尼尔突然严肃的回答。

"哥是我的初恋,也会是一辈子陪着我的人。"

"我们,会一辈子在一起吗?" 想到还不知情的双方父母,圣祐不禁担心起来。

"圣祐,相信我,无论多久,无论我是不是在你身边,我都还在爱着你,会一辈子在一起的,等我毕业之后我会跟家里坦白,并带你回去的。"

"我相信你。"

隔天一早的一封简讯,让圣祐的美好毁于一旦。

"圣祐,对不起,我不能接受这样的感情,我们不可能在一起,忘了我,然后死心吧。"

圣祐除了疯狂打电话给尼尔,他没什么能够做的。然而得到的,都是无法接通的回应,短信也不回。尝试去手游的账户找他,可是却一直处于下线状态。

再来是从学校收到尼尔转学的消息,毫无预兆的消失在自己的生活。圣祐对突如其来的离别而心痛,怎么说好会在一起一辈子却这样消失了呢,为什么不给自己一个解释,是分手的意思吗,明明昨天还在一起的人,为什么这样对自己。

圣祐没办法止住眼泪,很想念他,疯狂的想念他。不能在任何人面前露出的难受,却在每个黑夜来临时爆发了。想起每一个尼尔在身边的呵护,他的笑声,他的拥抱。留下的只有被单上尼尔残留的味道,太过于想念而出现的幻影,还有那等决绝的分手短信。除了哭,圣祐甚至会忘了呼吸。原来尼尔对他而言,就像空气一般的存在。如果没有空气,就会死去。夜里的大雨让圣祐的思念更肆虐着他的心,再也没有熟悉的味道在身边,没有拍着他后背的大手,没有让他枕着睡的手臂。

剩下的日子,只能用学业麻痹自己的心。是啊,高三了,有什么那么重要的吗,不属于他的怎么样都留不住的。虽然留下了伤疤,可是之前还是很美好的吧,每一次这样安慰着自己,却每一次都红了眼眶。即使他不在自己身边,自己还是可以好好的,咬着牙忍着痛的温习着,哪怕嘴唇快被咬出血痕。

就算吃饭的时候会想起他,晚上闭眼之前会想起他,去同一间餐厅的时候会想起他,圣祐都告诉自己,没事的,一个人也很好,让一切都回到原点,回到他们没有相识的时候就好了。

失去尼尔的第365天,满一年了呢。圣祐从高三毕业了半年,在一间不错的公司就业着。圣祐比之前更会隐藏自己的情绪,可以在外人面前若无其事的笑着,即使自己的心里疼得难受。不去否认有过的恋情,不会刻意避开,可是也不会主动提起,就像是埋在心里的潘多拉盒子,只要一打开,就能看见所有的过往,刺眼的光是会让他流泪的过去。短信依旧没有回复,号码也变成空号了,手游卸载了,除了回忆,没什么剩下的。圣祐失笑了,一年了,完全消失了啊,自己还在期盼着什么。

"圣祐啊,明天的聚会你来吗?" 是高中的班长来电。

"明天啊,可以的,晚上八点对吧,好的,明天见啊。" 圣祐也好想见见一年不见的朋友了。

下班回到家,准备好了出席的聚会,让放在床头的日记本牵引了目光,不如写了日记再出门吧,估计待会再回到家一天的精力都用光了。

翻开日记的瞬间,圣祐还是不争气的红了眼眶。

6月16

他离开我了,说好的誓言,可以相信吗?可是为什么,我始终相信他会回来的呢?明明留下短信就消失了,你过得好吗,好想你,能不能回来我身边? 夜里的雷声让我睡不着,身边没有你让我睡不着,不敢闭上双眼,怕连被单你的气息都被风带走了。让我再等一年吧,一年之后,各不相干。

7月21日

没有你的生活,似乎都失去了生命,失去了色彩,你在吗,我很想你。

8月25

尼尔啊,今天是我的生日,不是说好陪我过的吗,怎么食言了,依然很想你,如果只能许一个愿望,那就是祈求你能回到我身边。

3月6日

毕业了,被一间不错的公司录取了,好像变得更坚强了,因为想你的时候不会哭了,而是幸福的。忍不住对街上的情侣有趣羡慕的眼光,心里想着,我们也曾经那么的幸福着,虽然不能光明正大的牵手,可是心却是在一起的。现在,依然想念你,你呢?

4月30日

同事很好相处,上司也公私分明,每天都有新的知识,学着不一样的东西,唯一不变的是,还爱着你的心。夜里可以一个人睡着了,只不过需要卷缩着身体,让自己想起你的拥抱,才能够安心。什么时候,我还能拥抱着你,告诉你我想你了。

6月16日

下班回家之后,跟高中同学相聚,出门前写的日记。傻傻的翻回之前的日记,怎么会红了眼眶,还是不够坚强吗,一年了,足够了,爱你很美好,相爱很美好,可是当所有变成单方面的爱,我该怎么样一个人去承受?姜丹尼尔,今天,是想你的最后一天,是爱你的最后一天,就让所有事情,都回到原点的那一天。

写完日记,换了心情洗了把脸,便出门了。此刻的他,心口轻如羽翼,或许是放下了,或许只是无视了自己的心情。再或许,比起所有的誓言,他更愿意相信事情能够回到原点。

"圣祐,好久不见啊,赶快坐下,迟了罚三杯哦。" 一年不见的班长开头打的招呼。

"抱歉啊,刚下班嘛,好久不见啊,你们都好吗?"

"你可以的,都进了K公司工作,那边的竞争好大的啊! 果然是邕学霸!"

笑着过去之后,圣祐听见身边的同学接了个通话,温柔的回答着手机里的人,不会喝太多,不会喝醉的,放心。

"怎么,女朋友吗?催你回家吗?"

"没有啦,你就别取笑我了,你也认识的,一年前宣布脱单的时候,现在还是她啦,哈哈哈。" 身边的人说完也不好意思的笑了。

圣祐想起跟姜丹尼尔在一起的那天,身边的朋友确实说了自己脱单的消息。真好啊,他们还在一起呢,如果还跟尼尔在一起,也超过一年了吧。说好的回到原点,真的那么容易吗。

"诶,你们知道吗,我表妹说,小我们一年的姜丹尼尔,原来一年前是被家人带到国外了。" 班长突然发言。

姜丹尼尔,终于有消息了。

你会怎么做,当你决心放下一个人,却终于收到他的一丝消息,该如何决定,事情的原点,是在什么位置。他的原点,是还没遇见的时候,抑或是他们相恋的时候?邕圣祐,自己也不清楚,他们的原点,其实是位于哪个位置。




[丹邕] I.L.O.V.U

2. 恋人 Lover

"我们明天见面吧。" 圣祐以柚子的身份说的。

"好啊小柚,地点告诉我,还有要打扮的漂亮点哦。😆"

圣祐立马后悔自己的决定了,怎么样漂亮呢,柚子可是男生啊。要不还可以反悔吗? 圣祐实在不想继续骗着一个对他那么好的人,何况自己还那么喜欢他,自己的情意都快从眼睛溢出来,是多么想告诉他,自己喜欢他,他邕圣祐喜欢姜丹尼尔,柚子喜欢他,邕圣祐也喜欢他。

此刻,身处异地的两人一夜未眠,一是激动,一是焦虑。

该来的还是会来。

圣祐选择了离两人小区都不远的咖啡厅,坐着等待的心情就像小时候看牙医一样,紧张得双手格外冰凉,双眼紧紧盯着那道等着被推开的门。他希望丹尼尔不要生气他,希望丹尼尔可以理解他并不是有意欺骗他,也希望说明白之后他可以一并把自己喜欢他的心意转达给他知道,如果他喜欢小柚,也会喜欢自己的吧,他想试一试。

咖啡厅的门被推开了,是丹尼尔。红黑格子外套白色内搭,配上牛仔长裤,是阳光帅气的姜丹尼尔。

"哥,你怎么也在这里,我今天也约了小柚呢,等等也介绍你认识啊。"

"尼尔啊,你先坐下。" 圣祐紧张得连声音都在颤抖。

"哥怎么了,脸色不是很好啊,没事吗?" 说完便坐下再伸手过来探了探圣祐的额头。

"尼尔,我是小柚,手游里的小柚,你喜欢的小柚,之前只想着方便升级随意选择了女生角色用着,不是刻意骗你的,我希望你能够听我慢慢解释。" 圣祐说着说着的声音越来越小,头也不敢抬,眼神拼了命在闪躲。说完之后不给眼前的人任何回嘴的机会,直接把手游里柚子的聊天记录打开,推了给眼前的人。

"哥,其实你一开始直接说出来也可以的,为什么这样呢,为什么在我说柚子的时候没有坦白呢,为什么在我发现自己喜欢了一个虚无的人之后再告诉我事实?"

圣祐不敢抬头看眼前的人,害怕看见他生气的表情,害怕两个人之间连朋友都不是。

"对不起,尼尔。。。" 大脑就只有这句话了。

没有等到尼尔的接话,而是在自己眼前消失的人影。

估计很生气吧,毕竟自己没有坦白,这下可能都结束了吧,连朋友都不是了。手中的咖啡变凉了,心也冷了,口中的酸味,不知是咖啡的酸,亦或是心里的酸。原来自己也会红了眼眶,原来自己那么在意他,原来已经那么喜欢他了。

接下来的日子,两人就像两条平行线一样度过了,毫无交集。圣祐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气着自己,在他眼前自己就像透明的一样,下课的时候一个人,放学的时候也一个,连身边的同学都问了,你们吵架了吗。要是吵架,认错就好了,现在错的是自己,认错了似乎也不能了,圣祐只能以苦笑回答。一星期了,除了在走廊擦身而过的那次之外,再也没见过丹尼尔。好想念,真的好想念,只是此刻的邕圣祐,再也不敢往前一步,否则会把他推得更远了。

一路走向校门口,一路的魂不守舍,想着怎么样去让丹尼尔理解自己,怎么样让他们回到以前的日子,再以邕圣祐的身份光明正大的关心他。

"同学小心!!!"

突然从楼上传来的声音也没让邕圣祐避开,眼看着有个盆栽从楼上摔下来,大脑来不及给与任何反应,双腿也愣住了,就那样愣住站在原地看着盆栽从楼下朝自己摔下来。

听见盆栽落下的声音,听见周边同学的惊呼,闭眼之前似乎看见丹尼尔的脸,不过怎么可能呢,自己骗了他了,该不会出现在我面前了。

再睁开眼睛的时候,还是看见尼尔的脸在眼前,忍不住自嘲,是有那么想见他吗,甚至出现幻觉了。

"圣祐哥,你没事吧。"

原来是真的尼尔站在眼前了啊。

"尼尔,对不起啊。"

"说什么呢,现在有什么重要的,哥会觉得头晕吗? 我去叫校医吧。"

"尼尔啊,不用了,在这里陪我就好了。"

为什么他让圣祐哥这样哀求自己了,为什么他让圣祐哥那么魂不守舍的受了伤,为什么他明明受了伤睁眼看着自己第一句话却是对不起,为什么觉得自己好没用,他宁愿受伤的是自己了。这一刻,姜丹尼尔似乎明白了自己喜欢的,是小柚,也是邕圣祐。是小柚的身份角色让他抒发了自己的情感,不是没有发现邕圣祐跟小柚有相似的地方,只不过自己没有多疑罢了。他喜欢的人,就在眼前。

理清了自己的心,看着受伤裹着头部的邕圣祐,忍不住抱了上去,想就这样抱着了,一星期里面,他不是没有想念他的,他的笑,他的脸,甚至是脸上的三颗痣,都让他想念。

"圣祐哥,我喜欢你,我以为我喜欢的是小柚,自己傻傻没有发现,无论小柚是不是存在的,你就是你,我喜欢的是小柚,那个陪我谈心的小柚,还有陪我一起笑的你,邕圣祐。" 说完就亲了圣祐微张的嘴唇。

大脑就像被放了烟花一样,一切来的太突然,想要的也实现了,原来他喜欢的人,也同样喜欢着他。

在两人的嘴唇分开之时,突如其来的告白让双方安静了三秒。

"尼尔,其实我打算跟你告白来着的,就是跟你坦白的那天。"

圣祐的双耳在丹尼尔面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透了。

"真好啊,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,圣祐哥,我们在一起吧。"

再一次的亲吻,让一星期的委屈都烟消云散。

他们之间这份爱保存得小心翼翼,可是却也甜如蜜。

除了彼此上课的时间,他们都是在一起的,考试一起到图书馆温习,下课一起吃饭,放学后一起走到公车站,看着丹尼尔依依不舍的目送自己上巴士。

"我的圣祐啊,不如你搬进宿舍吧,这样就可以每天在一起了,连晚上都可以见面了。" 他的男朋友又以委屈的狗狗相跟自己说话了。

"我试试跟家里沟通吧,还有要叫我哥啊,知道吗?" 圣祐虽然嘴上那样说教着,心里却暖暖的。

"好的,最爱你了,我的圣祐哥。" 说完又往自己脸上一阵亲。

事情来的顺利,搬进了宿舍,甚至姜丹尼尔都每晚跑来他单间的房蹭床,势必要抱着他一起才睡得着。

圣祐害怕雷声和闪电,尤其是在大半夜,也会因为害怕而醒来,紧紧的捂着耳朵不敢入睡。每晚丹尼尔都会去圣祐房间一起过夜,丹尼尔让他枕着自己的手臂,另一只手拍着圣祐的背,这是他察觉圣祐最喜欢的睡姿,侧躺着面向自己,把他的手臂当枕头,是最快让他入睡的方法。每晚他总会催圣祐先睡,然后在圣祐睡着之后细细的看着他睡着的侧脸,长长的睫毛,好看的脸庞,薄薄的唇,怀里躺着是他放在心尖上的人啊,真好。

圣祐喜欢尼尔陪他一起吃饭,尼尔喜欢带他去吃所有好吃的,他发现尼尔喜欢看他因吃饭而露出幸福的表情,发现尼尔无时无刻的看着自己的眼睛,眼神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。隔壁桌的情侣在食物送来之前总是各种滑着手机,可是眼前的人,把手机丢一边专注的看着自己,分享着家里的事情,说着两个人的以后,替自己抹掉嘴角的沙拉酱,相比起来,他们真的很幸福,即使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光明正大牵着手,可是两个人的心却紧紧的连在一起了。

"尼尔啊,我们去玩吧,去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。"

"真的吗圣祐哥,好期待啊,我们去哪,南山塔吗,我们去套上我们的锁吧,好不好啊?" 大狗狗露出兴奋的表情哀求着。

"好的,去吧,还有很多地方可以去的,我们还会在一起很久,不急的。" 看着眼前的人,忍不住亲了他的唇。

"圣祐,你怎么偷袭我了!"

"哈哈哈哈,都叫你叫我哥了吖!"

两个人就这样在单间里面打闹,过着属于情侣的日子。

回忆两个人在咖啡厅里的那天,邕圣祐还是忍不住问了。

"尼尔啊,你那天真的很生气吧?" 有些心虚的看着眼前正在吃软糖的他。

"气啊,小柚可是我的初恋呢,我还在哥面前说了那么多喜欢她的话了,才知道原来是哥,多不好意思啊,而且,是初恋来着。" 大狗狗估计是害羞了,转过身面向窗外。

"尼尔啊"

圣祐把背对自己的男友面向自己,亲了他的脸颊,抱住他的腰。

"你也是的,我的初恋。"

TBC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要是写得不好别见怪🙏🙏🙏丹邕一生推❤😆😆😆